刘畅:“五新”理念

2020-12-07 10:26

微信图片_20201207102941.jpg

(刘畅)

企业文化价值观


要创新首先我们第一件事情是重新回顾了我们自己的文化、使命和价值观。我们重新把自己近40年的企业文化又再一次进行了梳理,总结出来了属于我们新希望的企业文化价值观。


首先是一个使命,希望让生活更美。


“两个愿景”,是做智慧城乡的耕耘者,美好生活的创造者,这是我们的责任。


“三像”基因是我们强调像军队、像学校、像家庭的文化。尤其是“像家庭”,意味着要有爱、有包容,这一直是我们的核心基因。


“四维”就是价值观,我们从基本准则、组织精神、发展理念、对外态度四个维度提出了我们的“新十条”。


最后就是“五新”理念,在过去的十年当中,我们持续说我们新希望还要新,我们怎么样从旧商业变成新商业,我们发现了这“五新”是真正让我们作为“老树”能够开出很多新花的方法,那就是新机制、新青年、新科技、新赛道和新责任。


“五新”理念


我仔细阐述一下“五新”理念。


新希望持续用年轻人这件事情,我们坚持干了十几年了,新希望六和是新希望集团旗下最大的农牧和食品行业,我们最高的核心管理层,从董事长到CEO、总裁全是80后。用好新青年是我们坚定不移的好的方向。


我们要寻找新的赛道,在这之前必须要试着使用新机制——合伙人机制。


我们开辟什么样的赛道呢?适度多元化。


在过去发展过程当中,我们依靠自己的能力圈,回想近40年,我们的核心能力是什么,要在自己的核心能力圈当中划出一层又一层的内外圈。我们就是做蛋白质的行业,从饲料开始到养殖到屠宰,到食品加工,再到C端的消费品,这条长长的产业链我们形成了很强有力的工业化生产的制造能力,我们有一支有很有责任心的队伍,我们有源源不断提供新的管理人员的机制。我们有很多的不同能力在这个组织不管做什么业务都可以集结起来的战斗能力。


新科技就是这个时代绕不过去的一环,这是我们在这个历史时代的使命。因此生物技术的革命,过去在中国我们没有办法做我们自己的种猪产业、育种产业。


生猪养殖特别分散,没有集中的样本量在一起,我们无法做优选优育。基因编辑的技术也是在这些年才刚刚发现,基因选育的技术可以大幅度的加快过去优选优育的传统育种技术的速度。因此非洲猪瘟到来以后,这个灾难背后又给非常多的头部企业进入规模化养殖的阶段,由于规模化的养殖,加上我们国家幅员辽阔,跨了非常多的不同的温度带,因此我们有大量的不同温度带的动物样本,让我们可以在基因测序、基因编算能力的基础上快速地赶上西方。因此猪产业的芯片产业、育种技术我们可以在这里开始,使我们核心能力圈直接升级。

扩展内外“能力圈”


数字养殖,很多人都想说养猪是又脏又臭的活,我这么时髦爱美的人怎么可以待得下来,其实我特别喜欢去一线,不仅仅是因为我住在猪厂里面,离我的资产最近,我最安心,更重要的是养猪厂里面完全另外一种新的样貌。


如果大家有机会能够去到我们年底北京平谷即将开的5S猪场,大家就可以看到,在每个猪栏前面不是脏脏臭臭的环境,而是一个每只猪有自己的耳标,每只猪有自己的二维码,饲养员进去以后不是做饲养的工作,而是做动物保护的工作,一扫码,所有数据是自动上传,前端是物联网的接口,中间是数字化的中台的平台,不管是财务数据还是动物的生长养殖数据,全部形成中台的能力。在尾端形成我们的共享体系,因此数字的养殖已经变成了今天我们必然的趋势。


当然我们还有普惠金融,我们对上下游的供应链,有一些中型的养殖户,我们用数字化的动保系统能够给予他们长期的支持,同时也能够给他们带来更多金融的选择。


在外圈,我们也有更多其它的能力。其实今天的养猪一半的土地是真正的养,另外一半土地是做环保用的。环保也是我们自己能力圈的必要象限,因此我们把自己的业务画了一个由内而外的圈。


于是我们发现了很多新的赛道。蛋白质产品的终端是餐厅,国内很多知名的大型餐饮连锁都是我们在供货。我们还发现川味的国际化,世界各地的四川餐厅都是非常火爆的,四川味的代表就是火锅和串串香。


围绕着我们肉类来看,川菜国际化能做出什么?于是衍生出调味品控股,我们在四川有10亿级投资,完全自主研发的火锅底料生产线。国内有几千家的火锅店使用我们的火锅底料,制作他们的火锅。除此之外还有很多的调味品。


我们做动物蛋白的时候,以前提供给猪、鸡、鸭吃,后来发现宠物食品也是一样的逻辑,需要规模化生产、配方技术、动保技术等,这些是我们天然本身的能力,我们又布局了宠物食品赛道。诸如此类都是我们的能力圈外化出来的新赛道。


我们通过合伙人机制,在内、外部寻找优秀的经理人、合伙人一起担当这些新的赛道,让这些新的赛道为新希望这颗“老树”持续地开出新的结果。


“新责任”


我们是一家提供基础生产产品的公司,具有社会型企业的属性,社会型企业的前提就是一定要在每一个时代阶段发现这个社会真正的责任在哪里。我们有必要,有义务发现这些责任并引领这些责任,否则一家社会型企业就没有资格,也不可能享受到这个时代的社会红利。


养猪产业当中我们运用种养结合的方式,成功地把很多沙化的土地改变成良田绿洲,同时我们也在各个地区持续地做扶贫的项目,用授人以渔的方式培训新农民。我们的绿领大讲堂请到了非常多的专家、名人,为我们线上线下开设课堂,已经有万名新农人受过培训,我们还将继续下去。


这是我今天想要介绍的“五新”理念,这就是新希望如何从旧商业思想转变成今天的生态理念,成为新商业成员的一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