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文化产业的“危”与“机”

2020-11-30 10:08

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对各行各业带来了致命冲击,疫情对企业造成的直接影响是“营业收入减少”、“运营成本压力”、“资金周转困难”、“员工复工率低”、“银行贷款压力”和“税收税费压力”等;间接影响是企业“吸引投资压力”、企业内部管理重建以及疫情结束后的恐惧心理难以消除等。

疫情对文化产业的打击和影响也不例外。电影票房经营惨淡,文艺演出按下了“休止符”,所有的线下场景被按下暂停键。文旅企业更是遭受重创。营业收入直线下降。

微信图片_20201130100800.jpg

(见中国旅游协会《2020新冠肺炎疫情对中国文旅行业的影响调研报告》)


尽管如此,任何时候“危”总是伴随着“机”而生。

疫情下,线上消费需求的增长给游戏、直播、网络视频等产业带来利好。比如春节档电影《囧妈》撤档后在网络平台播出,三日播放量超过6亿。B站和摩登天空合作“宅草莓不是音乐节”,几十万网友足不出户同步看直播。

疫情后文化产业的“机”在哪里?何时再现“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景象?如何才能到达“轻舟已过万重山”的境界?


在移动互联网的媒介迭代效应下,数字文化产业在疫情期间不仅未受影响,反而在局部领域得到了加强。


一是线上消费需求的增长给网络视频、直播、游戏等产业带来利好,“宅经济”走红。由于观影消费需求无法在线下满足,院线的客流直接转化为视频网站的流量。主流游戏产品的日活跃用户数和用户时长都出现了明显上升。


二是高新技术在文化产业中的实际应用在加快。疫情让众多市场主体更加意识到了科技应有和创新驱动对维持产品竞争优势的作用,加快研发投入和模式创新成为众多文化企业渡过寒冬的选择。


三是文化生产的个体化、自主化趋势进一步加强。以B站为代表的UGC降维式互动视频生产模式和专业向互动视频生产模式的“爆红”明显提前了用户介入内容生产的时点,短视频时长的放开和新兴应用技术的开发一方面降低了制作门槛,激发大众内容生产热情,另一方面也为专业精品的产生积蓄了力量。


文化产业发展的旧窗口期关闭,新的窗口期不断打开。疫情突发为我国文化产业的转型踩了一脚油门,“路径依赖”模式传统文化产业发展需要刹车,整体转型的重大窗口期提前到来。


疫情使得我国数字文化产业迅速崛起,从“消费互联网”向“生产互联网”发展瞬间提速,倒逼新技术应用、新业态和商业模式创新成为企业的生死选择,将激发被传统体制束缚的文化生产力的爆发。


那些代表未来发展趋势的“生态型”平台企业强大的生存力必将凸显,打造超大型平台企业与小微型企业的新型合作业态,在商业模式上做出弹性转变是文化产业走向“数字化文明”的大趋势,巨量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数字化,从线下转移到线上的供给侧技术革命的序幕已经拉开了。